汪德华认为,企业社保合规肯定是方向,不过不要操之过急,可以为企业设定比如两到三年的过渡期。

  很快,社保将发生一个大变化:将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。

  根据中办、国办印发的《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》,从2019年1月1日起,将基本养老保险费、基本医疗保险费、失业保险费、工伤保险费、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。

  专家分析,这将大幅减少企业不交全、不按时交、不足额交社保费等不合规行为,履行社保费缴纳的法定义务。

  但是,根据国内最大的社保第三方专业机构51社保发布的《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7》,社保缴费基数完全合规的企业仅占24.1%。低缴社保费甚至成为业内公开的“秘密”。

  那么,在大量企业未能按时足额缴纳社保费的背景下,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后,这些企业会面临什么情况呢?

  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德华表示,据其粗略测算,这一政策至少将增加企业30%成本。他建议,给予不合规企业一定的过渡期,继续执行降费率政策,同时逐步实现全国缴费基数、费率的统一,并多渠道增加社保基金收入以维持其可持续性。

 企业社保成本压力大

  用人单位应当自行申报、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。《社会保险法》的这一规定,至今尚未全部执行。

  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,许多企业有逃费行为:只为部分员工缴纳社保;只缴纳五险中的个别险种;缴费基数按最低标准而非实际工资等等。

  企业逃费亦非个别地区的现象。上海市人社局今年3月27日公示,截至今年3月22日,上海和博药物研究有限公司、上海启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、上海繁莹服饰有限公司、上海春季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等50家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。

  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肖严华等人曾在《降低社会保险费率与社保基金收入的关系研究》一文中称,据陕西省政府与省总工会第二十三次联席会议,2016年陕西省欠缴养老保险费的企业达4700多户,欠缴金额约42亿元。

  而从全国来看,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谢经荣去年曾透露,2014年起,全国工商联对全国民营企业进行抽样调查。通过调查2000多个样本的1626个有效问卷发现,2016年民企为全部职工缴纳五项社保的企业仅为38.2%,比2015年的40.5%还下降了2.3个百分点。

  《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7》则显示,从2016年开始,中国企业社保合规的压力增大,基数合规的企业比例停滞不前,甚至略有下滑。基数合规企业比例从2015年的38.34%下滑到2016年的25.11%,降低了13个百分点。2017年基数合规企业比例继续下降,仅为24.1%。

  为何社保合规企业比例如此之低?据了解,我国社保费率占企业成本较高。大体来看,我国雇主的社保缴费费率合计在30%以上,高于日本、韩国和东南亚各国。

  广东某中小型企业的人力资源总监赵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:“我们公司用人成本中,社保成本占20%以上。这几年虽然有降费政策,但费率下降比例少,而缴费基数上涨快,总的来看,社保成本还是在增加。”

  在北京某教育类上市企业工作的何小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她上一个东家是培训机构,包括她在内的相当比例的培训老师都没有职工社保。现在,这家企业则按规为其缴纳社保,虽然实得工资按比例算少了,但多了一份保障。

  出台配套减负政策

  明年起,社保“逃费”行为预计将被有效遏制。

  目前,各地社保征收分为两大模式:社保经办机构征收和税务征收。其中,税务征收又分为税务代征和税务全责征收。

  赵先生表示,虽然多地已由税务部门代征代缴,但征管改革硬性规定了税务部门征收,这将提高税务部门征收的积极性,征费将拥有征税同等的强制力和精确度。

  一位社保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社保归为税务部门征收以后,如果企业不是足额缴纳,很容易被税务稽查。“税务部门可以通过个税申报情况,反推社保基数。如果反推的社保基数,和企业缴纳社保的实际基数不一致,税务部门就能发现企业的不合规行为。”

  据记者了解,北京等地的税务部门已为明年正式征收社保费做好准备。而6月15日,国地税合并当天,国家税务总局黑龙江税务局就发布1号文件,规范企业养老保险参保缴费。本月起,该地将针对劳务派遣公司、物业保安公司、建筑施工企业、季节性用工较多企业这四类企业进行社保费征缴的专项整治行动。据悉,这四类企业大多都没有按规缴纳社保。

  不过,社保费征收部门明确后,企业的抱怨也随之而来:明年起企业社保成本必然提高,从而加重企业负担,不少员工则要体验到手工资减少的心理落差。

  “企业的用人成本越来越高。”赵先生说,“吃、喝、住、行等生活成本都在增加,特别是房价。员工为养活自己要求提高工资,导致企业用人成本增加。今年上半年我们就给技术人员至少加薪10%,否则他们要跳槽。”

  “据我所知,企业的社保合规水平太低,包括覆盖面、基数等等都不合规。突然要求企业合规,特别是制造业企业,存在很大压力。个人初步测算,企业成本要上升30%以上。”汪德华说。

  汪德华认为,企业社保合规肯定是方向,不过不要操之过急,可以为企业设定比如两到三年的过渡期;其次,进一步降低社会保险费率,降费可以提高企业参保积极性,综合下来未必会损害社保收入;逐步统一全国的社保缴费基数、费率;通过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等方式提高基金筹资力度,维持可持续性。

  不过,企业反映,降费率对企业减负的效果不明显。谢经荣也表示,民企2016年社保费占人工成本比重平均为14.5%,比2015年14.3%有微弱增长。即使降费工作不断推进,但受到下调比例不高、缴费基数上涨、五险统一加快等因素影响,企业减负作用不明显。

  赵先生则建议出台相关政策来弥补员工的心理落差,比如减少个税,从而降低员工到手工资的下滑幅度。从企业层面来讲,社保降费空间不大,因此希望国家多出台税收优惠政策。同时,税收优惠的条件更公开透明化,减少企业隐形成本,让企业无需花钱请代理公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