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日的斜阳洒向大地,习习和风轻抚着人的脸庞,16日下午在海南省临高县临城镇临城糖厂廉租房小区的院子里,35岁的王桂丽抱着女儿边和邻居聊着家长里短。

  作为临高县第一批廉租房受益家庭,王桂丽一家三口于今年1月底搬进了临城糖厂廉租房安置小区,45平方米的房子,每月租金45元。

  房子不大,但布局合理,对王桂丽一家来说已是莫大的幸福了。

  “在外面租房贵不说,还要面临经常搬家的窘境。”王桂丽说,住进了廉租房总算有了自己的“安乐窝”,房租也省下了好大一笔,日子明显比以前宽裕很多。

  “住上便宜又好的房子,我们感觉很满足了,但我们还有一个小小的期盼,不知该说不该说?”看到王桂丽欲言又止的样子,记者鼓励她大胆说出自己的愿望。

  “我们希望廉租房小区也能有个物业公司来管理,不然额外成本高不说,水电问题、垃圾清扫等公共事务也无人处理。”王桂丽说,自己家住在六楼,经常遭遇停水,隔三差五就得到一楼邻居家提水。

  王桂丽的问题引起小区其他住户的共鸣,他们围住记者开始一一反映自己的诉求。

  “楼道里、小区里没有灯,晚上出门一不小心就会摔倒。”家里有老人的张伶俐希望能给小区安装上公共照明,这样老人出门也安全,大家晚上回家也不用黑灯瞎火地一步步挪。

  “小区里东西经常丢失,没有大门,围墙也很矮”“垃圾长期无人清扫,环境越来越糟糕”“公共空地太少,能不能有点健身器材?”……

  住户谢少梅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如今没有物业公司,支出却一点不比有物业公司的小区少。

  “我们家有两部电动车,电动车又不能上楼,只能寄放在有专人看管的车棚里,每部每晚2元,一个月下来就是120元。”谢少梅说,光寄车费就比很多海口的小区物业费贵。

  在住户们的带领下,记者在廉租房小区转了一圈,发现住户们所言非虚。楼与楼之间本是一块绿地,但由于无人管理,现在绿地上到处都是垃圾;楼道里,记者没有看到一个公共照明灯;小区里空地太少,老人孩子无处玩耍。

  记者了解到,随着我省廉租房建设的加快,很多低收入者住进了便宜的廉租房,实现了“住有所居”的梦想。但有部分廉租房小区,像临城镇临城糖厂廉租房小区一样,缺少物业管理和配套设施,让住户们喜忧参半。(记者 王勇)